北京集体租赁住房试点第一村 承诺每年每股分红涨100元
2017-11-28 09:18:09        今日中国www.chinatodayclub.com                     来源:今日中国

[摘要] 11月27日,茹盈提交了项目报告,他打算在办第二期手续的同时,一并推进一期手续。

时代周报记者 姚佳莹 发自北京

办公室里,茹盈来回于办公桌和书架,在书架上翻阅着文件,找到目标材料后将它一份份整齐地叠放在办公桌上,嘴上念叨着:“这下好了,我得赶快。”

茹盈是北京市昌平区北七家镇海鶄落村党支部书记。11月初这天下午,他正忙着为村集体建设用地建租赁房的二期工程准备材料,上级单位要求他必须在接到材料清单的当天准备好相关资料。

“审批手续催得紧。”茹盈对时代周报记者说道。

与一期租赁房审批手续的举步维艰不同,二期工程从报批到测绘等都明显提速,这缘于从8月底开始的一系列旨在建立租购并举住房市场的调控措施。

集体建设用地建造租赁住房在北京早有探索,值此背景,试点工作加速推进。

11月16日,北京市规划国土委、市住建委联合印发《关于进一步加强利用集体土地建设租赁住房工作的有关意见》,承诺从2017年起的5年里,北京市将供应1000公顷集体土地,用于建设集体租赁住房,平均每年供地任务量约200公顷。据《中国新闻周刊》报道,未来五年,北京市每年约1/3新增住房为租赁住房,集体建设用地租赁住房占该市场的80%。

这意味着,北京集体土地建设租赁住房再次提速。

集体建设用地建造租赁房,即是从住房供应端调控,通过盘活农村土地,意欲构建租购并举的住房体系,并解决区域职住平衡问题。

一系列政策出台,给北五环外的海鶄落村带来了希望—此前,这里的一期租赁房已经空置了3年。

试点第一村,边建边办手续

北五环外,海鶄落村距离5号线天通苑北站仅2.8公里。2011年9月,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保障性安居工程建设和管理的指导意见》,提出重点发展公共租赁住房,2012年1月,国土部正式确定北京、上海成为集体建设用地建造公租房的首批试点。而早在2010年12月底,海鶄落的第一期租赁房建设项目动土典礼便启动了。

作为北京市集体土地建造公租房先行试点,无先例可循的海鶄落村在项目动工时遭遇不少困难。

首先是项目手续审批受阻。“利用集体建设土地建公租房,我们这里一定是北京市第一家,但那时候没办法办手续,一些部门说没有先例。”

而后,上级政府为海鶄落村办了绿色通道手续,但手续推进时也屡屡碰壁。

时代周报记者梳理公开资料发现,当时北京市、区两级政府相关部门还没有针对集体建设用地建租赁房的政策配套,是导致公租房项目无法在区发改部门办理立项手续的原因之一。此外,在村集体建设用地上建造租赁房也不符合当时规定。

“当时的建与办不是匹配的,只能边建边办。开工肯定是没问题,但只能边施工边办理,不能像以往一样手续办完再施工。”镇政府一名工作人员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2014年10月,海鶄落第一期租赁房项目竣工。茹盈介绍,一期项目住宅建筑面积约10万平方米,外加约2万平方米的一层商业,共有住房1837套,其中,三居室是86平方米,共219套,765套为约64平方米的两居室,其余为20-40平方米的1居室。

“一期项目总的投资是5.7亿元,加上市政配套等,到现在为止村里付给建设方城建五(北京城建五建设集团有限公司)4个多亿,还差1个多亿。”茹盈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已偿付的4个多亿来自村集体资金,而由于手续的不完备,从竣工至今,第一期租赁房还处于空置状态。“房子放了三年没有出租,压力很大,压力最大的还是村里,村里实行股份制,村民难免心里会有疑问:怎么那么长时间都没动静?”茹盈说道。

如今,试点第一村等来了机遇。

海鶄落村的新转机,每年分红涨100元

8月28日,国土部、住建部联合发文,确定了北京、上海、武汉等13个城市将作为首批试点,利用集体建设用地建造租赁住房,这意味着农村土地进入住房供应市场的探索又迈了一步。9月26日,国土部在武汉召开试点工作启动会,部署相关工作,集体建设用地建造租赁住房试点全面展开。

随着集体建设用地建造租赁房试点的全面展开,茹盈已经开始筹划第二期租赁房的建设,二期租赁房建筑面积约5.4万平方米。

5月,北京市政府下达了2017年利用集体土地建设租赁住房试点供地任务,海鶄落村的建设项目被列入其中。11月27日,茹盈提交了项目报告,他打算在办第二期手续的同时,一并推进一期手续。尽管还欠城建51个多亿,但他现在信心大多了,“假如按32元/平方米·月测算,一年下来有4000万元收入,加上商业有5000万元左右”。

海鶄落村是北七家镇的人口第二大村,户籍村民约2000人,据茹盈介绍,村里分红按照劳龄股、户籍股和独生子女股进行分配,一共有61200股,2016年给村民的分红是2800多万元,每股460元。他向村民承诺:“从2016年起,每年一股要涨100元,2016年是460元,2017年是560元,2021年要实现1000元一股。”

“等那批租赁房租出去就好些了,只是还不知道什么时候。”一名村民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去年年底他拿到了一万多元的分红。

“三个镇的项目我们村排第一位,我们的流程走得最快,下个月6号就可以批复,动工的话,我估计不是年底就是明年年初。”茹盈很乐观。

农业部农村经济研究中心研究员廖洪乐告诉时代周报记者,现在租赁房建设尚处于开始阶段,只是政策上有所调整,调节过来就可以建房,但法律层面的修改还未开始。

而集体租赁住房未来大举入市,又能否解决低收入群体、非京籍人士的住房之困?

为科学城提供配套,未来或面向外来务工者

今年8月,中国社科院发布了《北京流动人口在京购房状况研究报告》(下称《报告》),报告基于国家卫计委2014年的全国流动人口动态监测数据,共覆盖北京市13个区县7998个有效流动人口样本。该项研究表明,样本流动人口的平均工资为4956.32元,其中,购买住房的流动人口占样本总数的14.6%。

“未来科学城,与我们村一沟之隔,本来初衷设定,主要面向的人群是科学城的科研人员和新毕业的大学生,刚毕业不久肯定买不起房,咱们给他提供配套服务。为什么要建造几个户型呢?三居室是为了给这些携家带口的专家,一居室等可以供新毕业的大学生租用。”茹盈解释道。

而从11月开始,北京主要于城中村开展排查行动,拆除违章、存在隐患的建筑,其中受影响人群主要是外来务工者。

廖洪乐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北京先前试点的集体土地建租赁房项目,主要面向群体是周边高新科技产业的白领和刚毕业的大学生,未来极有可能扩大到面向这部分人群。“城市中心的建设需要他们,没有他们,这个城市也运行不起来。”廖洪乐说道。

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刘守英则表示可能性不大。

另一个问题是,《报告》同样显示,取样中有67.1%的人员从事服务行业,40.1%就职于私营企业,而北京市服务功能的产业主要分布于市区,租赁房则主要分布于京郊农村,区域职住平衡的问题能否借集体土地建租赁房的展开得到妥善解决?

廖洪乐认为,仅通过集体土地建设租赁住房,无法彻底解决职住平衡问题,“这部分住房主要解决的还是收入较低人群的住房问题,职住平衡可能还是要从交通方面入手”。

原文来自:中国财经界

【慎重声明】 凡本站未注明来源为"今日中国"的所有作品,均转载、编译或摘编自其它媒体,转载、编译或摘编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及其子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时必须保留本站注明的文章来源,并自负法律责任。 今日中国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

最新资讯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广告服务 | 我要投稿 | 意见反馈 | 信息纠错 | 网站地图

未经今日中国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本站今日中国(www.chinatodayclub.com)提供空间和技术支持 Code ©2009-2016 今日中国版权所有 业务联系:[email protected]

{"remain":4999810,"success":1}http://www.chinatodayclub.com/news/shishi/3896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