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媒:大国各自为政严重削弱欧洲
2017-06-22 16:25:04        今日中国www.chinatodayclub.com                     来源:今日中国

外媒:大国各自为政严重削弱欧洲 今日中国 www.chinatodayclub.com

欧洲面临着值得关注的一周:关于英国脱欧的谈判开始,以及欧盟各成员国首脑在布鲁塞尔举行峰会。外媒称,如今的欧洲面临巨大困境:对外表现虚弱,内部又争吵不休,人们想象的一个统一的欧洲各有不同。

英国大选将对欧洲未来产生巨大影响

【西班牙《国家报》网站6月19日文章】题为《换肤后的欧洲》(作者 安东尼奥·纳瓦隆)

不久前的英国议会下院选举是特雷莎·梅“偶然”成为英国首相以来面对的最大挑战。在戴维·卡梅伦辞职后,梅登上了首相的宝座。卡梅伦曾领导保守党在2015年的选举中赢得了绝对多数席位。后来,他推动了脱欧公投的举行,但一定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今天这个地步。

现在,英国脱欧正在开始变成现实,英国已经走上了脱离欧盟“大家庭”的道路。梅作出了两个重大决定:硬脱欧和提前举行大选。她原本希望趁保守党对反对党的优势明显之际,获得比议会下院绝对多数更大的政治力量。

然而结果却是错上加错。这些错误将对整个欧洲的未来产生巨大影响。首先,在保守党拥有绝对多数席位时通过的脱欧问题上,现在不得不由失去绝对多数席位的英国政府与强硬的欧盟进行谈判。

与此同时,在法国,总统马克龙在赢得国民议会绝对多数席位后继续保持了强劲的势头。但国民议会选举第二轮投票的弃投率却创下历史最高纪录。这一现象也在一定程度上解释了马克龙当选总统的真正原因。也就是说,法国人已经厌倦了该国陈腐的传统政治和党派体系,法兰西第五共和国需要获得一次“重生”,以便更好地代表法国的社会和经济利益,而这些利益并不一定要与欧盟的未来如此紧密地交织在一起。

无论如何,马克龙和获得新生的法国都不应该、也不会延续原先与德国行动高度一致的风格,以及经济紧缩和为南欧国家一味自我牺牲的政策路线。

对内争吵对外虚弱

【德国《明镜》周刊网站6月18日文章】题为《一个国家叫欧洲》(作者 亨里克·穆勒)

欧盟成立60年后,内部争吵不休,对外虚弱。是到重新启动的时候了。

欧洲不能更好地向前发展,究竟是谁之过?从德国的角度看,是希腊人不够节省;是法国人和意大利人改革力度不够;是东欧人在难民政策方面不够团结;至于英国人,反正在他们脱欧公投之后得不到帮助。

这是一个粗略的概括。但是,德国正在走向这一方向:最终不相信其他国家。因此德国需要尽可能苛刻的规则、令人信服的监督以及严厉的惩罚。进一步一体化?最好不要。以后再说。其他国家应该完成它们的家庭作业。

欧洲面临着值得关注的一周:关于英国脱欧的谈判开始,以及欧盟各成员国首脑在布鲁塞尔举行峰会。

欧洲最大的希望承载者,法国新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将首次参加欧盟峰会。他是敢于亮出明显亲欧计划的新型政治家,他以这一定位在总统和国民议会选举中取得辉煌的胜利。

但是在布鲁塞尔峰会上,马克龙将看到一个并非将自己的未来掌握在自己手中的欧盟。本次峰会还将讨论欧盟参加7月在汉堡举行的二十国集团峰会的战略。但是欧洲人似乎无足轻重。

欧盟法规难以落实

欧盟的问题在于,它迄今尚未实现到法治国家的跳转。而且阻止这一跳转的也不仅仅是德国。

从最根本上讲:国家是用来安抚社会的。原则上有两种手段:金钱和暴力;国家通过税收自筹资金,并且进行垄断。大多数冲突可以由此自行解决。只有有秩序的社会才会繁荣。国家和市场并非相互排斥,而是相互依存。

然而,德国对欧洲组建国家的看法却打上不信任的烙印,至少在涉及欧盟伙伴方面。因此柏林在欧元危机中强行通过监督机制和制裁制度,旨在约束欧盟成员国坚持欧盟的路线方针。

该系统无法正常运转,早已有目共睹。解决持久不睦的方法是:成员国经常对簿公堂,以制裁竞相威胁,但是这些制裁不可靠。人们可以违反欧盟的《稳定与增长公约》,而不必担心受到规定的处罚,例如西班牙。也可以多年保持比欧盟所允许的高得多的外贸顺差,因为反正没人反对,例如德国。

最大的问题是:欧洲各项条约和法律不一定都得到落实。法治国家面临被侵蚀的威胁。不仅仅在经济政策上:布达佩斯和华沙迫使民主原则低头,然而欧盟伙伴终究无能为力。与此同时,持续的争吵扩大了欧盟的裂痕。人们想象的一个统一的欧洲各有不同。

须拥有超国家结构

德国联邦政府以及大多数经济学家应该承认,欧洲一体化方面的政策已经陷入僵局。一个最终基于各成员国政府之间交易的欧盟(“政府间主义”)注定在政治和经济上会失败。

解决的办法是,在欧洲层面上建立一个法治国家。欧盟需要有自己的权力工具——金钱和暴力——这两者确保欧盟能安抚欧洲。为了实现这一目的,欧盟需要通过赋予公民更大的话语权来巩固自己的合法性。这并不是要废除民族国家,而是创造一个额外的联邦层面。

如果欧洲把自己理解为与充满风险的世界命运与共的一个共同体,那欧洲必须拥有相应的超国家结构。马克龙似乎已经认识到这一点。

德国承受不起压负在其身上的重担。

原文来自:中国财经界

【慎重声明】 凡本站未注明来源为"今日中国"的所有作品,均转载、编译或摘编自其它媒体,转载、编译或摘编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及其子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时必须保留本站注明的文章来源,并自负法律责任。 今日中国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

最新资讯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广告服务 | 我要投稿 | 意见反馈 | 信息纠错 | 网站地图

未经今日中国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本站今日中国(www.chinatodayclub.com)提供空间和技术支持 Code ©2009-2016 今日中国版权所有 业务联系:[email protected]

{"remain":4984968,"success":1}http://www.chinatodayclub.com/news/shishi/2909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