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夏,去乡下走走
2018-08-10 15:30:43        今日中国www.chinatodayclub.com                     来源:今日中国

□余萍

盛夏,烈焰呛得人嗓子眼冒火。倘若你没有机会去避暑山庄,那么,请随我去乡下溜达一回吧,那里的太阳经夜露一个昏晨的浸润,带了点儿湿漉漉的气息,清凉,爽心。

你尝试过吗,面向太阳的方向,在破晓以前出发。双履沾了露痕,在草径间徐行。尚未见明的天空,几颗小星正在作最后的闪眼。微微的风轻悠悠地拂来,且带着湿润的气息。隐隐还能听到夜与晨断断续续的呓语。丛林里,啁啾了一夜的虫豸已经歇息,唯草叶上还有它们彻夜倾谈时滞留的余音。青竹叭叭的拔节声,树叶拍打暗夜的噗噗声,露珠洇进泥土的滋溜声,都在心里响着。

此时的路面,不像晴日午后会扬沙起尘,也不像雨天能踩出一地的酥油。此时的路面踩在脚下的感觉真是极好,适合光脚行走。小草刺挠脚心的微痛与搔痒,小草尖从脚丫里漏出来的调皮,不由得让人从心底里滋生出惊讶与喜悦。这一刻仿佛我已不是我,我只是周遭蒙蒙水汽里的一丝雾,是脚下泥土里的一粒尘,是草叶上来回滚动的一滴露。

天边闪出光亮来,夜已累得沉沉睡去,天地间响起慵懒的哈欠声。小村、庄稼、田禾,都揉着惺忪的睡眼醒来,林间的鸟儿也开始扑腾,湿气渐渐退去,红日缓缓升起。身后,两行绿色的脚印里,倒伏的小草开始昂头,空气开始轻盈,干燥,并有了暑天的热意。

此时的乡间,目之所及,莫不是无际的稻畦。秧苗儿正长得欢实,没膝的高度,坚挺如将军。间有稗草高出秧苗一头,透着一股子傲气,藐视腋下的秧苗。这样嚣张的气焰一经农人之手便偃旗息鼓了。稻田里,农人高挽起袖管裤脚,弯腰弓背开始劳作。抹一把额头,挥一袖汗水,一把稗草扔到田埂,似乎欲把这盛夏的暑气一并掷出。然这盛夏的烈焰岂是一掷便消的?

劳作之后,还有一个更好的去处,那是掩于林丛间的小河。

乡间的小河不宽,却没有尽头,这村连着那户,从张家的地头穿过,在李家的屋后流淌,在两村之间逗留,从不厌倦。总是一副笑脸,一副好嗓门,昼夜如是。风里穿梭的顽童,捏着瓦片在河面打几个水漂,或折几叶苇船来个漂流。薅完草的农妇,在河边选一块石头坐下,伸手掬两捧水撩在脸上,满脸的水珠乱滚,跌落的是一阵欢笑。再把沾满泥巴的脚伸进河里涤洗,随着脚在水里来回晃荡,水草也随之摇晃起来。草丛里蚂蚱朝远处蹦跶,一两只小青蛙则扑通扑通地坠入水中。尽管是受了惊吓,入水的姿势却不失优雅,如同训练有素的跳水运动员。

走累了,自然就喜欢河边湿润凉爽的空气。于是,在这个盛夏,又一次面对一河清凌凌的水。它犹如一剂静心良药,瞬间解了周身的烦躁与饥渴。河水在风里微微地漾着。浅水边几棵矮茨菰,削尖了脑袋拼命向上长。一片连着一片的野水芹葱郁繁盛。几片荷叶零零星星,紧贴水面漂浮着。莲花早已落尽,深绿的莲蓬兀自立着。

这样的闲适,叫人忍不住轻叹。只怕神仙知晓,也必自弃神龛,醉于草木,终老村野了。

不羡陶潜东篱之悠,也不追子同浮三江泛五湖之乐。此刻,两耳闻乡野蛙鸣,脚丫与泥土相亲,裤脚嗒嗒滴着泥水,岂不就是快意人生之最?

原文来自:中国财经界

【慎重声明】 凡本站未注明来源为"今日中国"的所有作品,均转载、编译或摘编自其它媒体,转载、编译或摘编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及其子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时必须保留本站注明的文章来源,并自负法律责任。 今日中国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

最新资讯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广告服务 | 我要投稿 | 意见反馈 | 信息纠错 | 网站地图

未经今日中国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本站今日中国(www.chinatodayclub.com)提供空间和技术支持 Code ©2009-2016 今日中国版权所有 业务联系:[email protected]

{"remain":4999954,"success":1}http://www.chinatodayclub.com/news/2018/0810/5270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