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表委员献策“强芯”计

本报记者 夏治斌 石英婧 上海报道

“制定车规级芯片‘两步走’的顶层设计路线,实现车规级芯片企业从外部到内部的动力转换。”在今年的两会上,全国人大代表、上汽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陈虹带去的议案之一,便是与芯片有关。

除陈虹外,全国人大代表、奇瑞汽车股份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尹同跃也提出,通过强化产业生态融合,以突破车载芯片“卡脖子”技术。

多位车界大佬为何纷纷建言芯片的发展?今年以来,因芯片供应短缺在全球引发的连锁效应仍持续蔓延。2月中旬,受日本地震和美国暴风雪的影响,全球汽车芯片的紧缺状况进一步加剧。

全球芯片荒下,使得各车企或多或少都面临着难题。继大众、日产、本田等车企因芯片短缺发声外,雷诺集团也于近期表示,芯片短缺的问题将在今年第二季度达到顶峰,公司今年的汽车产量也存在减少10万辆的风险。

福特汽车近期亦表示,芯片短缺可能会使得公司今年减少10亿美元~25亿美元的收益。通用汽车也声称,芯片短缺带来的损失将在15亿美元~20亿美元。

而在国内市场,中汽协数据显示,2021年1月,汽车产销分别完成238.8万辆和250.3万辆,环比分别下降15.9%和11.6%,同比分别增长34.6%和29.5%。中汽协称,生产环比降幅较快反映出汽车芯片供应不足影响到企业生产节奏。

芯片短缺的现象会持续多久?中汽协副总工程师许海东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预计汽车缺“芯”情况至少会蔓延至二季度,下半年要看芯片供应商排产情况。2月24日~25日,《中国经营报》记者联系包括东风悦达起亚、上汽通用、江淮汽车、福特中国等在内的多家车企,上述车企的相关负责人均告诉记者,公司目前的生产并未受到芯片短缺的影响。

聚焦芯片难题

自2020年底至今,汽车行业的“缺芯”之风越刮越猛,引起社会各界的关注。3月1日,工业和信息化部党组成员、总工程师、新闻发言人田玉龙在发布会上表示,芯片产业发展面临机遇,也面临挑战,需要在全球范围内加强合作,共同打造芯片产业链,使它更加健康可持续发展。

田玉龙还表示:“中国政府在国家层面上将给予大力扶持,共同营造一个市场化、法治化和国际化的营商环境和产业发展的生态环境。”

在此背景下,在芯片发展问题上,国内众多车界大佬纷纷建言献策。“中国已经成为全球最大的汽车市场,电动化、智能化的趋势推动汽车芯片数量的大幅度提升,车规级芯片国产化已拥有规模基础。然而,目前国产车规级芯片仍然存在整车应用规模小、车规认证周期长、技术附加价值低、上游产业依赖度高等问题。”陈虹表示。

在芯片发展的扶持上,陈虹建议,要在消费级芯片企业的扶持政策基础上,加大对车规级芯片行业的扶持力度,使整车和零部件企业“愿意用、敢于用、主动用”。

陈虹认为,出台聚焦车规级芯片的扶持政策,要包括各级研发和产线投资补贴、首台套应用补贴等,降低企业投入和产品价格;并拉动保险企业设计产品责任险,对国产芯片在整车上的应用进行保障,降低整车、系统和芯片企业的应用风险。

而在芯片的研发方面,陈虹则建议,针对具体高技术门槛芯片,推动设立整车、系统、芯片的重大联合攻关专项项目,由政府、企业分摊研发资金,共享专利,占领未来行业制高点。“成立重大联合攻关专项项目,集中力量支持技术路线明确但技术储备薄弱、应用前景广泛但前期投入巨大的项目,由政府或头部企业牵头需求端和供给端,分摊研发资金、共享专利,构建需求驱动的协同创新链。”

不仅仅是陈虹,记者从奇瑞方面了解到,今年两会上,尹同跃也就国内芯片研发提出建议。在其看来,芯片产业是一个集技术、资本与人才于一体的产业生态。

如何推进车规级芯片的研发与产业化?尹同跃建议,制定国产车载芯片技术路线发展纲要,明确车载芯片国产化率发展目标,加大芯片产业链建设、重点扶持及知识产权保护力度。

除此之外,尹同跃还建议,成立芯片创新发展平台。从标准、规范、人才、技术层面给予芯片行业、零部件行业与整车厂以支持。

“强化产业生态融合。在产业链生态上给予政策鼓励以及资金支持,推动芯片生态与部件生态、整车生态融合发展。”尹同跃建议道。

全国人大代表,广汽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曾庆洪今年也在两会议案中提出,“中国要建设汽车强国应先‘强芯’,要集中人力、财力、物力解决芯片问题,加强汽车关键零部件产业链建设,坚持自主创新和开放合作两个不动摇,分别解决长期和短期问题。”

在芯片国产化方面,十三届全国人大代表,长安汽车党委书记、董事长朱华荣亦建议,在保证产业链稳定供应基础上,国家出台积极政策来推动汽车芯片国产化,维护汽车供应链安全。

国内车企影响几何

“芯片短缺对我们4S店还是有些影响,有些车型库里卖完了,只能从外面调,如果调不到的话,只能是等。”2月24日,位于嘉定区上汽大众的一家4S店中,一位销售向记者如是说道。

记者了解到,2020年三四季度,上汽大众的部分车型已经因芯片短缺面临产能紧张,特别是12月份公司部分车型因为芯片短缺而出现阶段性停产。2月26日,上汽大众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目前德国大众、大众中国已经与世界各地的供应商开展协调工作,我们也在与德国大众、大众中国积极沟通,并与相关零部件供应商合作,在未来几个月中将持续优化缺口。

“短期内上汽大众依旧受到芯片短缺的影响,尤其是1、2月份,上汽大众的产能会受到较大限制,现阶段我们会根据市场需求优化排产计划。”上述负责人说道。

但实际上,除去上汽大众,在记者联系的多家车企中,大多数则表示受芯片供应紧缺的影响不大。汽车分析师张翔称,现在芯片短缺造成了一些国际车企的减产停工,但是在国内,芯片短缺的影响不是很大。“汽车也没涨价,汽车市场一切正常。”

“目前我们正在与供应商紧密合作,共同应对全球半导体短缺可能对生产带来的影响,我们将优化半导体零部件的分配方案,从而优先保障公司重点车型的生产。目前中国工厂的生产尚未受到影响。”2月26日,福特中国相关负责人向记者表示。

江淮汽车相关负责人称,目前没有接到公司芯片供应受影响的通知,产品也是正常生产供应的。利用江淮代工的蔚来汽车相关负责人也向记者表示,芯片短缺的影响不大,现在都是按照订单排产。

东风悦达企业的相关负责人亦告诉记者,面对行业整体性的“芯片短缺”,东风悦达起亚的芯片库存充足,目前并未受到影响。“此后,如果汽车行业的全球芯片供应现状没有很好的改善,预计可能会存在芯片供应相对紧张的情况,我们正在通过多项举措积极应对未来可能发生的情况,希望通过紧锣密鼓多方协调,寻找替代方案,力争长期的平稳运营。”

稍早前,通用汽车发言人大卫·巴纳斯在一份声明中说:“尽管采取了缓解措施,但半导体短缺将影响到2021年的通用汽车产量。”

上汽通用汽车的相关负责人则告诉记者,公司的车型都在本地工厂生产,目前没有受到北美的影响,旗下的武汉、烟台、沈阳和上海工厂的排产并未因此做相关调整。

除此之外,上述负责人亦表示:“到目前为止,上汽通用并未在车型的细分市场上进行相关调整,凯迪拉克、别克和雪佛兰三大品牌的本地化采购先行,很大程度上杜绝了短缺危机。”

乘联会秘书长崔东树告诉记者,从去年年底以来,汽车芯片的断供一直是热议话题,但目前总体的压力并不大,主要是汽车零售价格相对稳定,没有出现明显的涨价趋势,这体现库存对应能力较强。

“芯片是一个非常严肃的话题,因为整个行业都受到消费电子产品的巨大需求和汽车行业更快复苏的影响。我们每天的生产都可能因半导体供应受影响,所以在未来几天和几个月,我们将密切关注我们能做什么,必须更加灵活、必须更深入地规划眼前的产能。”日前,保时捷首席执行官奥利弗·布鲁姆在一档节目中说道。

保时捷只是众多受芯片影响的车企之一,大多数的主流车企早已受到影响。2020年12月大众就曾警告称,由于半导体短缺,2021年第一季度将遭遇大规模生产中断,将需要调整中国、北美和欧洲工厂的生产。

2月16日,研究机构IHS Markit发布的报告显示,由于汽车芯片短缺,预计今年第一季度全球范围内将减产近100万辆汽车,较此前67.2万辆的预期大幅上调。

在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数字经济研究院执行院长、教授盘和林看来,除了疫情、寒潮和地震等意外,汽车芯片短缺还与需求端的改变有关。汽车行业需求端整体复苏,尤其是对芯片需求量更大的新能源汽车行业复苏,更是快于汽车行业整体复苏的速度。

上一篇:全国政协委员吴凡:构建定位清晰的疾病预防控制体系 下一篇:返回列表
标签:
分享到: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热门
    最新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