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政协委员吴凡:构建定位清晰的疾病预防控制体系

本报记者 夏治斌 曹学平 上海报道

“疾控中心是卫生领域的特种兵、火箭军,负责所有高精尖的战略技术储备,它是帮助政府在卫生领域守底线的。”3月5日,全国政协委员、复旦大学上海医学院副院长吴凡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专访时如是说道。

自新冠疫情暴发至今,作为战“疫”的中坚力量,各级疾控中心和疾控人员所做的部分工作,方为外界所知晓。“但实际上,现在民众了解的疾控中心做的事情,不及疾控中心日常工作的五分之一。”吴凡说道。

为何外界对于疾控中心的了解甚少?吴凡告诉记者,一方面,各级疾控中心和疾控人员都是长期奋战在隐蔽战线,只能做幕后的“无名英雄”,很多事情只能做不能说;另一方面,疾控中心所做的诸多工作聚焦预防,而预防了的事情没有发生,跟每一位老百姓并不直接对应,无法直接感受到。

记者了解到,吴凡今年两会提交的提案之一,仍与疾控机构相关。而在2020年,吴凡就曾提交了关注疾控机构人才流失和薪酬的提案。

在吴凡看来,新冠疫情既改变了世界,也改变了人们对健康和公共卫生安全的认知。“在抗‘疫’斗争取得重大战略成果的同时,也将我国疾控体系存在的‘痛点’、‘断点’和‘弱点’放大显现。”

据悉,目前我国构建了以国家、省、地市、县区四级疾控中心为主体,二、三级医疗机构为依托,基层卫生机构为网底的疾病预防控制体系。

各级疾控中心的发展状况如何?2019年,全国政协福利保障界对全国609家各级疾控中心进行的专题调研显示,国家、省、地、县四级疾控机构功能定位不够清晰,承担的工作任务能级分工不合理,是为“痛点”;“防”“治”割裂明显,医防难以融合,是为“断点”;乡镇、社区网底薄弱,基层队伍断层老化严重,是为“弱点”。

为此,吴凡建议国家卫健委会同中编办、人社部进一步优化疾控体系架构,合理能级分工,科学设置岗位。

如何消除“痛点”?吴凡建议,明晰国家、省、地、县四级机构的上下能级,在对疾控机构的定位上,应理顺国家与地方之间的职责衔接。

具体来看,中国疾控中心应负责全国宏观规划、决策咨询、技术指导、国家层面的科学研究和应急响应任务;省级疾控负责在省(区、市)范围内发挥与国家疾控类似的作用,根据区域主要健康问题制定地方规划方案,开展指导、评估、培训和科学研究,在重大疫情等事件的预警和处置上发挥“一锤定音”的作用。

除此之外,国家和省级应具备深厚的实验室技术能力储备,特别是针对不明原因病原体和理化因素的检测能力。而地市、县区级疾控中心则更多是承担具体工作实施。

如何接续“断点”,在吴凡看来,这需要明确医疗机构承担公共卫生任务的基本职责。其进一步表示,应充分发挥疾控机构在公共卫生工作中的协调管理和核心纽带作用,厘清和落实医疗机构承担的各项公共卫生职责。

此外,吴凡还建议,以法律法规的形式明确医疗机构在疾病监测、报告、健康管理、临床预防和院内感染控制等方面的职责要求,以新发和突发传染病、不明原因传染病的发现和识别为重点,健全疾病实时监控、主动发现和安全预警的多点触发体系。

在补强“弱点”上,吴凡强调要筑牢夯实疾控体系基层网底。“各地需要加快补齐基层社区,特别是欠发达地区基层的公共卫生服务短板。建议着力加强乡镇卫生院和村卫生室的硬件水平和人员队伍,推动村医‘镇村一体化’管理,提升村医开展公共卫生服务的积极性和技术水平。”吴凡表示。

与此同时,吴凡还建议,要进一步贯彻落实《乡村医生从业管理条例》《关于进一步加强乡村医生队伍建设的实施意见》等文件中关于村医培训、注册考核、合法获得保障的要求,明确村医的待遇保障和养老保障等扶持政策。

上一篇:老板排队等工人挑:90后正在改变就业市场 下一篇:返回列表
标签:
分享到: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热门
    最新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