薪酬高达百万、解决子女上学,这个新职业火了

杭州市余杭区被称为“浙江经济第一区”,那里从2019年开始就面向社会公开招聘农村职业经理人,甚至开出了最高百万的绩效奖励,引来众多职场精英争相应聘。

农村兴起职业经理人,文旅“大蛋糕”惹人关注

2月24日,农历正月十三,杭州市余杭区的小古城村提前办起了元宵活动,110米长的彩虹滑道,令无数游客大呼过瘾。虽然是在工作日举办,但仍然吸引来了上千名游客。而在今年春节假期,小古城村每天的游客量都达4000人以上。

从自然风光来看,小古城村在江南地区并不出类拔萃。但彩虹滑道、露营基地、草地球等游乐项目和特色活动非常吸引游客。而这些都是2019年村里聘请职业经理人后,才陆续出现的。

小古城村所在的杭州市余杭区作为“浙江经济第一区”,GDP中第三产业占比近八成,然而乡村如何能在火爆的文旅产业中分得更大的蛋糕?这是过去困扰这个村子的难题。

乡村振兴需要突破缺乏人才的瓶颈。2019年4月,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等部门向社会发布了13个新职业信息,其中就包括了农业经理人。就在这一年,求贤若渴的小古城村和其它三个村一起,通过余杭区农业农村局面向社会为村集体企业招聘运营人才。

唐文铭在2019年的竞争中脱颖而出,成为小古城村的农村职业经理人。凭借自己十多年旅游业的工作经验和资源,唐文铭策划了嘉年华、音乐节等主题活动,还与旅行社和线上旅游平台合作,积极吸引客流。

2020年,余杭区又有8个村公开招聘农村职业经理人。这一次开出的基本工资从2019年的15万元增加到18万元,由余杭区财政和所在街镇按照8:2 的比例拨付。所在村集体根据旅游收入再发放业绩提成。经理人享受每年一次的健康体检、解决子女在当地就学需求等福利,部分村庄还开出了最高百万元的绩效奖励。

颇具吸引力的薪资待遇和发展前景吸引了412人激烈竞争,其中硕士及以上学历的占比将近五分之一,“85后”占比超过四分之三,不少人还是一线城市的金领。有着11年金融行业从业经历的虞剑就是其中之一,最终他从竞聘中胜出,来到了彭公村开创自己的新事业。

彭公村在文旅方面几乎是“一张白纸”,虞剑从零起步,打算引入一家全产业链的旅游公司,为村里做全域旅游规划和建设运营。为了获取更多的经验,他和村党委副书记还专门到十几公里外的永安村去取经。

永安村和彭公村都缺乏先天的旅游资源优势,职业经理人刘松2020年来到永安村后,一面大力发展水稻产业链,一面建设项目,发展旅游。农文旅产业搞得红红火火,也有了与外面企业合作的经验。

施琳杰关心如何保障规划落地、控制成本、村民增收,虞剑则在请教如何促成旅游公司和村里合作。为了盘活更多的资源,虞剑和刘松还谋划了一盘大棋,他们召开了一场十余人的小型沙龙,参会的既有唐文铭、刘松这样的职业经理人,也有农业农村局的工作人员,还有虞剑从上海请来的风投、旅游和媒体界的朋友。

虞剑和刘松想联合大家组建一个农村职业经理人联盟,资源共享,优势互补,为自己从事的乡村振兴事业引来更多的源头活水。

高科技助力农村产权交易所,多种形式盘活土地

满怀梦想的年轻人给乡村振兴带来新信息、新理念、新资源。而要促进各类要素更多向乡村流动,在乡村形成人才、土地、资金、产业、信息汇聚的良性循环,既要靠机制,也要靠平台。在四川省成都市,早在2008年就成立了全国首个综合性农村产权交易所。

这天,四川成都龙泉驿区宝胜村党委书记陈礼惠,正带着成都农村产权交易所龙泉驿所的总经理蒲成参观村里的闲置房屋。宝胜村的闲置房屋有20多栋。陈礼惠把蒲成请来,就是让他实地考察村里闲置房屋的现状,把这些房屋在交易所挂牌,想要租出一个好价钱。

蒲成告诉陈礼惠,相比于农民自己去寻找租客,交易所的公开挂牌,能让房屋信息被更多的潜在客户看到。潜在客户们通过市场竞价完成交易,房屋能以更高的价格出租。

2020年,成都农交所龙泉驿所首创“数字农交”的看地模式,把航拍、VR、互联网等技术,运用到农村产权交易中。

意向投资者廖家友带上了VR虚拟现实眼镜,仿佛亲临山林之中,免去了实地考察的舟车劳顿。 不仅如此,通过扫码,还可以将地块的信息发送给亲友,共同查看详情。

成立于2008年的成都农村产权交易所,不仅服务于成都地区的农村产权交易,业务还辐射到了省内其它地区。陈元汉一家在2013年来到绵竹,承包下1000多亩土地,经营起猕猴桃果园。

他们一直担心,农户会在合同期内要求涨价。2017年,成都农交所德阳所成立,他们立即到交易所规范了土地流转手续。有了农交所的正规合同,陈元汉一家放开手脚,踏实地经营果园,如今他们的产品已经成功打入欧洲市场。

眼下, 成都农交所已经在成都地区外开办了5家子公司,还在推动在更多城市建立子公司,致力于打造省级交易平台 。不仅如此,他们还将探索的农村产权交易模式,推广到全国其它省份。

2021年的中央一号文件提出,“完善盘活农村存量建设用地政策,实行负面清单管理”“探索灵活多样的供地新方式”。全国人大代表陶勋花也提交建议,要加快产权改革,依法推动村集体在乡村振兴中与社会资本合作,同时呼吁增大政策支持力度,让更多乡村振兴人才引得来、留得住。

半小时观察:资源有活力 乡村有生机

2020年我国脱贫攻坚取得举世瞩目的成就,但脱贫不是终点。乡村振兴是一个更为全面、普惠、长期的任务,必须加强顶层设计,以更有力的举措,汇聚更强大的力量,推动人才、土地、资本等要素在城乡间双向流动和平等交换。通过体制机制创新,让闲置的资源用起来、外面的资源迎进来。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专门提出:“加快发展乡村产业,壮大县域经济,拓宽农民就业渠道。千方百计使亿万农民多增收、有奔头。”我们相信,希望的田野将会迎来前所未有的勃勃生机。

[责任编辑:刘玉芳 PF012]

上一篇:对照历史,A股各种“茅”调整到位了吗? 下一篇:返回列表
标签:
分享到: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热门
    最新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