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率决议前瞻:欧洲央行面临的五大拷问

在央行官员多次警告近期收益率上升可能危及欧元区经济复苏后,欧洲央行上周加大了紧急购债项下的债券购买规模。

截至3月5日当周,欧洲央行通过紧急购债计划购买的债券总额为182亿欧元(合216亿美元),超过前周的169亿欧元。欧洲央行还表示当周赎回63亿欧元债券,因此一天前报告的净购买额与前周基本持平。

不过这两组数据都不能反映上周四和周五的交易订单,因为需要几天时间才能完成结算并显示在央行的帐户中。

欧洲央行声明发布后,德国国债保持在当日高点附近,10年期国债收益率下跌五个基点,至-0.33%。意大利领涨欧洲债市,与德国国债之间的收益率差收窄三个基点至101。

上个月底,美国大规模财政刺激措施的前景引发了全球债券的抛售,一些欧元区官员担心该地区将无法承受融资条件收紧。尽管如此,欧洲央行持续两周的购债行动依然不温不火。

而欧洲央行将未能加快紧急购买行动的原因归咎于大规模的债券赎回,一位欧洲央行发言人解释,净购债额回落是受到季节性因素的影响,特别是大量债券即将到期。

但市场并不买账,如今市场对其支持深受重创、负债累累的经济这一承诺表示怀疑。因此投资者也格外关注周四晚20:45欧洲央行的利率决议。外媒总结,围绕债券问题,欧洲央行将要接受五大“灵魂拷问”。

1)欧洲央行是否准备出手干预,阻止债券抛售?

投资者最近最关心的一个主题是,存在意见分歧的欧洲央行如何应对主权债券收益率不断上升的问题?如果放任主权债券收益率上升,可能会破坏为了受疫情冲击的经济重回正轨所做的努力。

花旗集团和德国商业银行的策略师开始担心,债券发行过多以及欧洲央行温吞的购债步伐可能令欧债市场一些最脆弱的债券品种受到影响。花旗利率策略师Jamie Searle周二写到:

“从长远来看,任何不作为的代价是政策框架公信力受损。如果欧洲央行不向市场明确目标,投资者可能对购买创纪录债券犹豫不决。”

接受调查的大多数经济学家预计,欧洲央行将在周四揭晓货币政策决定时公布加快资产购买步伐。多数人还预测,1.85万亿欧元的购债计划最终将延长至2022年3月以后。但Searle表示,欧洲央行可能内部分歧太大,以至于无法做出果断决策,这可能会提高该地区其他债券相对于德国国债的收益率溢价。

欧洲央行执委法比奥•帕内塔表示,欧洲央行不应犹豫扩大债券购买规模,并在必要时动用1.85万亿欧元(合2.2万亿美元)的大规模紧急购买计划(PEPP)的全部火力,目前有近1万亿欧元的PEPP仍未动用。

不过,另一位执委施纳贝尔和德国央行行长延斯•魏德曼则更为谨慎。施纳贝尔甚至表示,乐见收益率上升,因其反映出增长前景改善。毕竟欧洲债券收益率的绝对值仍然很低,甚至为负。

2)欧洲央行究竟在观察什么来评估金融状况?

市场要求欧洲央行行长拉加德在利率决议上澄清这一点。此前她对名义收益率上升表示担忧。

其他官员的讲话和欧洲央行最新的会议纪要强调,实际收益率或经通胀调整的收益率才是金融状况的关键决定因素。两者今年都有所上涨,但实际收益率上涨幅度较小。

而欧洲央行首席经济学家连恩关注的是GDP加权主权收益率曲线和隔夜指数掉期曲线。

欧洲央行应该更清楚地告诉市场哪一个指标才是关键,才能让市场更好地了解触发欧洲央行行动的阈值是什么。

3)欧洲央行预计今年通货膨胀会上升到什么程度?

通胀加速意味着欧洲央行可能会调高2021年的通胀预期。未来几个月,欧洲央行的通胀水平可能会超过2%的目标。

拉加德可能会强调,最近的价格回升是由一次性因素推动的,应该会回落。但政策制定者之间存在不同意见。

多数欧洲央行官员和连恩认为通胀已经减弱,但鹰派人士并不认同这一点,德国央行行长延斯•魏德曼认为,如果通胀上升,欧洲央行将不得不采取相应行动,并强调德国通货膨胀今年可能会达到3%。

4)欧洲央行会对经济前景说些什么?

经济学家预计欧洲的中期前景将基本保持不变,预计2021年下半年将出现复苏。然而,拉加德可能会强调短期下行风险。

荷兰国际银行则认为,许多国家封锁的延长令短期经济前景恶化,预计欧洲央行将下调今年的经济增速预期,上调今明两年的通胀预期。

上周的一项调查显示,由于服务业受到冲击,欧洲经济几乎陷入了双底衰退,但人们对更广泛接种疫苗的希望将乐观情绪推至三年来的最高点。

5)德拉基当选意大利总理是否让欧洲央行松了口气?

前任欧洲央行行长马里奥·德拉基(Mario Draghi)刚刚就任意大利总理,但拉加德不太可能评论意大利的政治。不过德拉吉上任后意大利借贷成本下降,这是个好消息,也缓解了欧洲央行的压力。

2月份,意大利和德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差收窄至2015年以来的最低水平。倍受信任的德拉吉承诺进行全面改革,以重振遭受重创的意大利经济。他强烈的亲欧立场被视为对意大利和欧元有利。

美联储主席鲍威尔此前表示,利率上升没什么好担心的,因此投资者都在紧盯其他头部央行是否会呼应鲍威尔的观点。

尽管鲍威尔认为利率上升不足为惧,但通胀预期的走高必然伴随着借贷成本的上涨。全球债务规模已经高达全球GDP的356%,而随着疫情复苏财政刺激的推进,各国政府都没有任何削减债务的迹象。

加上近几周来全球股市的持续下挫,可能会促使央行决策者们产生新的紧迫感。因此欧洲央行采取的行动可能为新阶段的全球央行协同定下基调,以控制住快速上升的全球利率。

上一篇:美债收益率还能继续飙升?跟GDP相比还差得远 下一篇:返回列表
标签:
分享到: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热门
    最新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