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最痛苦的交易——做空美元

外媒分析称,美元上涨让美元空头遭受了暴击,接下来他们可能会面临更多挤压,原因主要有三个。

第一,美元与美债收益率转为正相关,涨势可期。

摩根大通隔夜写道,美元与美债收益率的关系已经由负相关转为正相关,并指出美元近日走强是大宗商品回撤的部分原因。

摩根大通在报告中表示,就股票板块而言,消费必需品和科技类股与美元的1年期相关性最低、负相关性也最低,而金属/矿业股和房屋建筑商股与美元的1年期相关性则最高,负相关性最大。摩根大通警告说:

“随着收益率因经济增长和通胀预期提高而继续走高,且当下市场普遍在做空美元,美元的反弹可能会很猛烈。因此,整体而言,这对于更广泛的大宗商品和新兴市场资产而言可能是消极的。”

隔夜荷兰合作银行(Rabobank)的迈克尔·艾弗(Michael Every)也提起了这一话题。他警告称,美债收益率可能会继续走高,理由是:

“根据彭博社经济预测,由于拜登‘大放水’带来提振,美国名义GDP增速将短暂达到7.6%的高位。基于这一点,美国名义GDP与美国十年期美债收益率之间的差距将达到自1966年以来的最大差距。”

另外,考虑到美国5年和10年通胀收支平衡点之间的利差处于2002年初彭博追踪该数据以来的“最正”(most positive)水平,正如分析师Ven Ram所写的那样,“这一差异在金融危机过后也曾短暂地升至零以上,但当时也没有现在这么明显,这可能被认为是中期通胀较长期通胀上升所致。”因此,艾弗告诫说:

“风险必然在于短期内收益率要上涨才能达到与名义GDP增速相匹配的水平,即使较长期后(甚至可能不是很久之后)GDP增速又一次下降,同时也使收益率下降。”

第二,美元空头头寸也可能是推高美元汇率的催化剂。

摩根大通指出,对冲基金的美元净敞口现在是有史以来最看空的,这意味着空头回补的空间也最大。

外媒文章也指出,美元的意外走强可能会导致2021年最拥挤的宏观交易——做空美元崩溃,而且这种交易可能以很粗暴的方式终结。

根据CFTC的数据,目前做空美元的净投机头寸已经下降了近60亿美元,但也还有近250亿美元。

此前交易员们预期新冠疫苗的推出会令风险偏好回升,从而加剧美元下跌,但事实却相反,由于担心央行会削减刺激,全球市场遭受重创,美元上演了与2013年“缩减恐慌”和2018年新兴市场抛售期间相似的上涨走势。

2018年,美元空头解除头寸导致了彭博美元现货指数在截止6月的三个月内暴涨了大约5%;

2013年,空头大撤退导致该美元指数在第一季度上涨超过3%。

管理着1350亿美元资产的三井住友德思资产管理株式会社(Sumitomo Mitsui DS)的高级基金经理Kei Yamazaki说:

“每个人都在回购美元。鉴于美国和其他主要经济体之间的货币政策前景存在明确的分歧,美元的涨势可能暂时不会停止。”

而且,这次美元的反弹可能更加惊人,因为2013年和2018年美元暴涨前的空头仓位都远不及现在这么大。CFTC数据显示,2018年时做空美元兑一揽子货币的空仓不足240亿美元。

安保资本投资公司(AMP Capital Investors)的动态市场主管Nader Naeimi上个月已经由美元空头转变为多头,他表示:

“做空美元绝对给每个人都带来了巨大的痛苦。空头太拥挤,在美国经济增速超群的情况下,这不合理。”

第三,除了美债收益率和仓位因素外,技术面因素也会成为美元上涨的动力之一。

如果投资者未来几周继续解除美元空头头寸,美元可能会突破200日移动均线这一关键阻力,然后开始新一轮上涨。

金十数据日前报道,对冲基金已经调整了他们的美元兑日元头寸,从一个月前的做空美元,转为做空日元。还有一些投资者正在寻求美元涨势消退后买入新兴市场货币的机会,但摩根大通的新兴市场债务专家Pierre-Yves Bareau称:

“发展中国家的货币在长期来看具有吸引力,但前提是要等美元涨势结束之后。”

上一篇:从约谈发韧:读懂金融管理部门加强监管的真正内涵 下一篇:返回列表
标签:
分享到: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热门
    最新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