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住二次上市谋求逆势圈地 喜忧未知

(原标题:华住二次上市谋求逆势圈地)

紧随中概股回归的浪潮,酒店巨头华住集团的二次上市也尘埃落定。9月10日,华住集团在招股书中披露,已经申请将公司的股份按规定于香港主板上市。2010年,华住已在纳斯达克上市,而对于此次赴港上市,业内人士分析,不少中概股在美股市场的价值被低估,因此有一批企业选择通过私有化或二次上市等方式来实现自身应有的价值。同时,华住在香港的二次上市也有利于其更灵活化地进行资本运作,从而进行整合、扩张。不过,当前国内各大酒店集团也都在大肆扩张中,一方面市场竞争加剧,另一方面,今年疫情对酒店行业冲击也不小,最终华住在港股的融资情况和估值如何,以及其做大体量的计划能否顺遂,还要进一步观察。

公开发售2040万股

赴港上市的消息确认后,关于华住二次上市的细节也逐渐浮出水面。华住集团的招股书显示,公司已经申请赴港上市,同时高盛及招银国际为此次发行联席保荐人、联席全球协调人及联席账簿管理人兼联席牵头经办人。

据了解,华住集团计划在香港进行IPO,最高定价为每股368港元,发行2040万股股票。

招股书还给出了华住近三年的业绩数据。从数据来看,华住在2017-2019年呈现出稳步增长的态势,净收入分别为82.29亿元、100.63亿元、112.12亿元。同时,在这三年期间,公司的经调整EBITDA(非公认会计准则)利润为23.79亿元、32.69亿元及33.49亿元,而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净现金为24.53亿元、30.49亿元及32.93亿元。

公开资料显示,华住在2010年已在纳斯达克上市。该酒店集团旗下包括花间堂、桔子水晶、全季、汉庭、宜必思等连锁酒店品牌,另有合作品牌诺富特、美爵、城家公寓和馨乐庭公寓。截至2020年6月30日,华住集团拥有在营酒店6187家(含由附属公司德意志酒店所经营的116家酒店)。

华美顾问机构首席知识官赵焕焱表示,“其实有关华住赴港上市的传闻已经传了好一阵了,之所以华住会选择赴港上市,是因为不少中概股在美股市场的价值被低估。他还进一步指出,2018年4月,港交所修改了上市规则,允许符合条件的内地企业在港二次上市,这也开启了不少国内公司赴港上市的热潮。2020年4月2日,瑞幸咖啡自曝财务造假,股价大跌,由此还引发了中概股股价下跌,不少内地企业估值受到影响。如果华住完成在香港二次上市,则拥有了更加灵活的资本运作空间、能优化股权结构、给投资人更多机会、也有利于其融资和投入发展”。

逆势扩门店

“可以预见,如果华住顺利赴港二次上市,那么接下来应该会加速向下沉市场的扩张。”赵焕焱分析指出。

的确,在此次招股书中,华住也披露称,对于募集所得款项用途,约40%将用于支持公司的资本支出及开支,以加强公司的酒店网络包括新酒店开业以及现有酒店的升级及持续维护;约30%将用于偿还公司于2019年12月提取的5亿美元循环信贷融资的一部分;约20%将用于增强公司的技术平台,包括公司的华住会;约10%将用于一般公司用途。

近一段时间,华住已经在不同场合多次透露其“跑马圈地”的计划。今年9月1日,在汉庭15周年大会上,汉庭CEO徐皓淳对外表示,作为华住集团旗下经济型酒店品牌,汉庭已经发展了15年,未来将进一步下沉市场,打造经济型酒店标杆。目前汉庭在全国共有约2600家酒店,今年下半年,预计将再开业300-400家酒店,在未来2-3年内,汉庭酒店数量将达到5000家。

事实上,扩张的范围还不仅仅是华住旗下的经济型酒店汉庭,其高端酒店也在“马不停蹄”地圈地。在今年华住发布的一季度财报中,华住方面指出,未来三年,公司旗下高端酒店也将进一步下沉到中国更多的低线城市,这些品牌包括禧玥和花间堂。而更早之前,华住集团创始人、董事长兼CEO季琦在2019年12月的“华住世界大会”上还指出,2022年集团旗下酒店将达万家。这样意味着,除了汉庭,华住集团旗下其他品牌也将逆势扩张。

今年一季度,受疫情影响,华住集团客房收入及非客房收入的酒店总营业额为50亿元,同比下降32%。业内人士认为,在此情况下,华住祭出“万店计划”,真可谓是逆势发力。不过未来效果如何还有待市场检验。

喜忧未知

通过二次上市为扩张铺路,华住的想法是好的,但在当前的市场环境下,华住能否取得预想结果还是未知数。

赵焕焱分析称,“二次上市是指已上市公司将其部分发行在外的流通股股票在非注册过的另一家证券交易所上市。华住二次上市的好处是可以增加现金流,分散风险,但是至于在香港二次上市的融资情况则要视企业自身的能力和其所在行业的情况而定”。

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旅游科学学院院长谷慧敏表示,今年突如其来的疫情对于旅游酒店业来说冲击巨大,在此情况下,酒店市场整体“哑火”,由此也让旅游、酒店企业市值纷纷缩水。就目前而言,作为酒店股来说,此时虽然未必会获得比较好的估值,但是从中国市场和企业整体发展来看,仍具有一定的市场潜力。

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以全球最大酒店集团万豪国际为例,其在今年疫情前(以1月17日为时间点)股价为149.78美元/股,而截至美国时间9月9日收盘价仅为102.01美元/股。由此可见,酒店行业的估值并没有完全恢复到疫情之前。

不过,对比国内酒店华住来看,该公司截至美国时间9月9日收盘价为44.55美元/股,已经高于今年1月17日时的39.29美元/股的股价。有分析师认为,这显示出国内酒店企业复苏似乎更快。

谷慧敏还分析,从全球市场来看,中国疫情控制较好,在此情况下,国内企业业务又率先恢复,这个时候即便有很多市场挑战,但未来的发展也是可期的。赵焕焱也谈到,对于消费者来讲,后疫情时代,人们出行住宿倾向于选择大连锁品牌,可见,未来中国酒店市场仍然具有可拓展空间,但至于华住最终能否在资本市场获得较好的融资,则要市场给出答案。

上一篇:格力"掉队"美的领先 1300亿市值差距直面两大疑问 下一篇:返回列表
标签:
分享到: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热门
    最新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