盈利预警银行要过紧日子 邮储招行兴业等均遭减持

(原标题:盈利预警要过紧日子邮储招行兴业遭减持)

时代周报记者不完全统计,截至7月26日,已有35家地方银行在中国货币网披露了上半年度业绩数据。总体看,银行盈利能力承压,19家银行净利润负增长,占比过半。

下半年,银行可能要过紧日子。

“7月,已经有三位金融机构中层干部跟我透露迫切跳槽的意愿。其中有管理的原因,更主要是机构经营考核压力所致。”7月27日,广州一中介机构人士表示。

时代周报记者不完全统计,截至7月26日,已有35家地方银行在中国货币网披露了上半年度业绩数据。总体看,银行盈利能力承压,19家银行净利润负增长,占比过半。

如7月23日,湖北银行披露的半年报显示,上半年净利润下滑明显。实现净利润6.67亿元,同比下降39.77%,该行未公布营业收入情况。此外,随州农商行、肇庆农商行、莱州农商行上半年净利润同比增速分别下降了43.81%、46.37%、54.29%。

“上半年确实承受了很大的压力,我们的中小企业不良率有上升,从年初的1.8%上升到5月底的2.5%,幅度还是蛮大。”某城商行企业金融部总经理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广发证券最新报告显示,截至二季度末,公募基金持仓银行股比例为2.40%,较一季度的4.25%继续下降1.85个百分点,连续两个季度大幅下降。从个股情况看来,减仓幅度位居前五的分别是邮储银行、招商银行、兴业银行、平安银行、工商银行,均为国有银行或者股份行。

“大家还是更注重银行的风险,更关注拨备覆盖率、不良贷款这类的指标。”7月23日,沪上某公募基金经理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净利润罕见负增长

虽然未有上市银行公布半年报,但截至7月26日,已有35家地方银行披露了上半年度业绩数据。总体上看,在疫情之下,地方性银行的盈利能力承压,19家出现净利润负增长。

“地方性银行小微任务很重,大企业贷款投放不足,这意味着未来坏账的概率增加。一般制造业需求不足,很多老板不敢扩张。小微企业的不良率有明显的攀升迹象,最近我们分行就出现了首贷问题,所以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多做贴现、有抵押物的企业。”7月26日,华南某股份制银行一级分行对公业务负责人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以资产规模较大的拟上市银行东莞银行、湖州银行为例,上半年东莞银行营业收入、净利润增速分别为-2.25%、2.99%,而2019年分别为21.18%、15.04%;湖州银行上半年营业收入、净利润增速分别为3.41%、6.56%,2019年分别为5.99%、54.90%。上述两家银行的增速明显放缓。

“地方性银行的经营范围比较集中,和当地的产业结构有关系,有些产业受疫情影响比较大,也会影响银行的经营。”上述城商行企业金融部总经理说。

央行研究局课题组此前撰文指出,随着实体经济困难向金融领域传导的滞后效应逐渐显现,以及一些政策因素的影响,银行后期不良贷款处置和资本消耗压力明显加大,银行利润增速可能下滑,不排除年内出现零增长或负增长的可能。

“随着监管政策导向继续强化及LPR形成机制的逐步完善,银行业整体息差水平仍面临较大压力,同时在资产质量下行压力下,拨备计提上升,整体盈利能力呈弱化趋势,中小银行表现更为明显,且影响将高于大型银行。”中诚信国际发布的报告称。

不良压力大

上半年银行业不良的压力也很大。近期监管多次提及银行应对不良资产的问题。7月23日,银保监会官网公告,7月20日召开的2020年年中工作座谈会暨纪检监察工作(电视电话)会议要求,提早谋划应对银行业不良资产大幅增长,按照实质重于形式的原则,严格资产质量分类,做实利润、提足拨备、补充资本,增强风险抵御能力。

“不良的压力是很大,受疫情影响,很多企业艰难复工,特别是小微企业,产能不到去年的一半,严重影响了它们的效益和还款能力。”7月24日,某股份制银行支行行长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上述35家银行中只有6家披露了不良贷款率数据。6家银行中,2家银行不良率较年初下降,分别为江苏溧水农商行和吉林环城农商行。不良率上升的4家银行包括湖北银行、湖州银行、阜阳颍东农商行和青海大通农商行。

其中,湖北银行不良贷款余额和不良贷款率双双上升。截至2020年6月末,该行不良贷款余额38.09亿元,较年初增长48.79%;不良贷款率2.7%,较年初增加0.71个百分点,不良率达到近7年来最高值。

数据显示,6月末,中国银行业的不良贷款余额3.6万亿元,比年初增加4004亿元,不良贷款率2.10%,比年初上升0.08个百分点;拨备覆盖率178.1%,比年初下降4个百分点。

对此,穆迪金融机构部助理副总裁兼分析师李燕近日称,这是由于一方面不良贷款暴露一般存在6―9个月的滞后;另一方面,是因为各大银行利用现存拨备消化不良的能力依然有效。她预计,银行资产质量的风险暴露将会在今年下半年到明年上半年有所反应。

绎博投资基金经理王阳林对时代周报记者说,随着疫情影响,银行不良贷款生成情况将在未来几个季度财报体现,市场预期较差。

银行股比例降至历史低位

从历史数据看,上一次银行股极度低配的时间发生在2014年。当年一季度至三季度,银行股基金持仓占比分别为2.41%、2.63%、2.00%,而后2014年11月的风格切换使得银行股持仓占比在四季度末回到9.36%。

今年二季度末,公募基金持仓银行股比例为2.40%,是历史第二低。具体来看,减仓幅度最大的是股份行,环比减少0.91个百分点;其次是国有大行,环比减少0.89个百分点。

对于这一变化的逻辑,广发证券银行业首席分析师倪俊分析称,在这一轮金融系统向实体让利的过程中,预计国有大行和股份行会承担更多,且央行对城商行和农商行给予了更多政策呵护。另外,截止到一季度末,股份行不良生成率绝对水平最高,城商行和农商行拨备安全垫更厚。

另外,7月以来,共计7家银行股东减持自家银行股。除交通银行和邮储银行两家国有大银行,已有张家港银行、宁波银行、贵州银行、甘肃银行、泸州银行、苏农银行等在A股、H股发布股东、高管减持计划,或完成实质性减持。

上一篇:线下银行要消失?六大行一年关近千网点 减员1.15万 下一篇:返回列表
标签:
分享到: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热门
    最新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