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银行想玩“断舍离”?不良资产成为定增新搭头

(原标题:小银行想玩“断舍离”?不良资产成为定增新搭头)

见习记者翁榕涛

继今年4月杭州银行获批72亿元定增计划之后,又一家上市银行获批定增计划。

7月21日,郑州银行发布公告称,收到中国证监会《关于核准郑州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非公开发行股票的批复》,核准郑州银行非公开发行不超过10亿股A股。

记者根据中国证监会信息梳理,截至7月22日,今年共有15家中小银行的定增计划获批,包括3家城商行、11家农商行以及1家村镇银行,涉及金额总计达227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根据定向发行说明书披露,有多家农商行的不良贷款率等相关指标低于监管红线。此外,定增方案中顺带搭售不良资产,已经成为一些农商行“甩包袱”的新选择。

15家中小银行

年内拟定增227亿元

作为年内获批规模第二大的银行定增计划,郑州银行从提出到获批足足等了一年之久。

去年7月17日,郑州银行公告称,拟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数量不超过10亿股,募集资金规模不超过60亿元,用于补充核心一级资本。

1月,该行收到了证监会针对此次增资方案的12问,其中涉及资金来源、关联交易和公司治理、理财业务风险、同业业务风险、表外业务风险等问题。

据财报显示,郑州银行2018年、2019年以及今年第一季度的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为8.22%、7.98%、7.95%,逐步逼近7.5%的监管红线。此外同期不良贷款率分别为2.47%、2.37%、2.35%,是仅有的两家不良率破2%的上市银行之一。

根据《商业银行管理办法》的资本分类,股权融资可以直接补充一级资本。除了利润留存、上市融资、可转债以外,定增是补充核心一级资本的主要途径,因此也受到了众多急需“补血”的中小银行青睐。

根据证监会公告统计,截至7月22日,今年共有15家中小银行的定增计划获批,包括3家城商行、11家农商行以及1家村镇银行,涉及金额总计达227亿元。

其中,计划募资最高的为杭州银行、郑州银行以及阜新银行等3家城商行,拟定增募资分别为72亿元、60亿元以及23.4亿元;11家农商行中最高为佛山农商行,拟募资20.13亿元;昆山鹿城村镇银行拟募资最低,为3535.80万元。梳理发现,募资用途基本为补充银行一级资本,以及处置不良资产。

此外,还有6家银行已经提交了定向发行说明书(申报稿),但尚未得到批复,包括张家口银行、辽宁大连银行、江西广信农商行、河北阳原农商行、青岛互组农商行、晋城农商行。此外,长沙银行、贵阳银行也在推进相关定增计划。

监管指标施压

5家银行超越红线

根据监管要求,2018年末,系统性重要银行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不得低于11.5%、9.5%和8.5%,其他银行在这个基础上分别少一个百分点,即10.5%、8.5%和7.5%。

此外,根据商业银行风险监管核心指标(试行),不良贷款率不得高于5%。2018年3月银保监会下发的文件指出,拨备覆盖率监管要求由150%调整为120%~150%,贷款拨备率监管要求由2.5%调整为1.5%~2.5%。

据记者统计,发现在上半年定增计划获批的15家银行中,有5家银行的监管指标超出红线。

仅以资本充足率、不良贷款率以及拨备覆盖率三项指标来看,江西丰县农商行、沛县农商行、广丰农商行以及山西泽州农商行均不达标,此外,江西共青农商行的拨备覆盖率不达标。

根据定向增发说明书披露,丰县农商行2017年、2018年、2019年9月的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为9.75%、-8.50%、-4.20%,不良贷款率分别为4.75%、16.17%、11.24%,拨备覆盖率分别为104.54%、40.43%、29.58%。

在回复证监会的问询中,丰县农商行指出,没有因为部分监管指标未达到监管要求而被银行业监督管理机构采取监管措施或行政处罚的情况;截至2019年9月末,主要监管指标均较年初明显改善,后续亦不会存在因监管指标未达监管要求而受到监管处罚的风险。

广丰农商行2018年、2019年、2020年3月的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0.24%、6.86%、5.71%,不良贷款率分别为20.96%、8.29%、10.99%,拨备覆盖率分别为43.30%、61.33%、59.56%。

证监会在审核的过程中关注到,广丰农商行本次定向发行的发行价格为2元/股,拟定向发行募集不超过1.8亿元,经电话沟通,发行人将其中9000万元用于购买不良资产,但未在申请材料中说明。

广丰农商行对此表示,募集资金发行价格和募集资金总额中不包含购买不良资产的部分,其中1元/股(合计9000万元)作为资本金,以充实资本,增强抗风险能力和发展后劲;另外1元/股(合计9000万元)计入资本公积。

定增有玄机

搭售不良“甩包袱”

实际上,除了广丰农商行,今年来还有中小银行因为在定增计划中搭售不良资产而被问询。从上半年情况来看,定增“捆绑销售”不良资产包已成为部分农商行消化不良资产的“新玩法”。

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武雯指出,定增搭售不良资产的主要是小银行居多,而且并不太常见。原因是小银行近两年资产质量压力较大,同时又面临急切的资本补充压力所致。

搭售不良资产的定增计划获批的银行共有3家,直接获批的有广东四会农商行和山西泽州农商行,被证监会问询后修改方案的有一家,为山东诸城农商行。

广东四会农商行在定向发行说明书中表示,在综合考虑各方面因素后,本次定向发行价格1元/股,定向发行对象在认购股份时需另外付出1.50元/股购买不良资产;山西泽州农商行则表述,认购人每认购1股,需另行出资0.87元购买不良资产包份额作为有条件入股对价。

值得注意的是,山东诸城农商行在首次披露的定向发行说明书中指出,本次定向发行的股票价格为人民币2元/股,其中1元入股本,1元用于购买申请人不良资产,但遭到监管问询。

证监会指出,在审核过程中关注到山东诸城农商行披露的发行价格和募集资金总额包含了购买不良资产的部分,请申请人结合股本相关会计处理等,说明发行方案表述为发行价格2元/股、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3亿元是否准确。

山东诸城农商行回复表示,发行方案表述为发行价格2元/股、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3亿元的表述不准确。公司确定本次定向发行价格为1.00元/股,拟发行股票数量不超过1.50亿股,定向发行对象在认购股份的同时须另行支付1.00元/股用于购买公司不良资产。

“在银行经营环境较好、股权被争抢的时候,搭售不良资产的情况也有出现。”一位股份行人士表示,银行不良资产包里面可能涉及房屋、土地、汽车以及有价证券等等,对于银行而言,进行贷款核销需要符合各种条件,而通过搭售这种方式,不用进行核销和损失利润,就能实现不良资产处置。

从银保监会数据来看,今年一季度,农商行不良率有所上升,且资本充足率下行,其中不良率由去年四季度的3.9%提升至4.09%,0.19个百分点的不良率升幅在所有银行分类中居于榜首;资本充足率则由13.13%降至12.81%。

上一篇:最高法回应民间借贷利率过高:正在抓紧研究 下一篇:返回列表
标签:
分享到: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热门
    最新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