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计划了3个月的春节日本 变成了一次寻购口罩之旅

(原标题:我计划了3个月的春节日本游,变成了一次寻购口罩之旅)

这是郑一第一次去日本。提前3个月,她和同行的兄妹三人早早请好年假,预定了酒店机票,打算在春节期间来一次为期15天的日本深度自由行。

1月18日,飞行3000公里,郑一第一次踏上了东京的土地。她喜欢日本街头的干净整洁,喜欢浅草寺、银座、表参道的风情各异,也喜欢日本人在各个角落摆放的“鼠”类吉祥物——这是日本人欢迎中国游客的可爱表达。这时,郑一唯一的烦恼,就是刺身吃太多,有点拉肚子。

但2天后,整个世界开始变得魔幻。

1月20日,钟南山院士在接受央视新闻采访时,发布了令人震惊的信息: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存在人传人现象。截止当晚24时,根据国家卫健委的数据,国内4省(区、市)累计确诊291例(湖北省270例,北京市5例,广东省14例,上海市2例),以及日本1例,泰国2例,韩国1例。

郑一的手机一直疯狂震动,各类新闻在无数个微信群里转发。她的家族群立刻开始确认家里有多少酒精、口罩,互相叮嘱千万不要出门、不要乱跑、不要聚集。

手机这一头郑一所在的日本也跟着紧张起来。

在东京的酒店里,有日本电视台滚动播报肺炎相关信息,称已经有几十万中国人抵达了日本。

日本原本就是中国人春节最爱去的海外国家之一。据日本出入国再留管理厅统计,2019年2月份(包括春节期间)的中国访日游客达到65万人。但2020年的这个春节,中国人的出境游被中途叫停。

1月25日,中国旅行社协会发布消息称,即日起全国旅行社及在线旅游企业暂停经营团队旅游及“机票+酒店”产品。1月27日后,包括出境游在内的所有团队游及“机+酒”服务全部暂停。

中国访日游客数量减少,让日本的旅游业遭遇巨变。2月4日,日本旅游行业协会指出,众多中国旅行团已经取消3月底前的赴日旅行,预计未能按原计划出行的中国游客总数将超40万。

反应是连锁的。日本百货店春节假期免税销售额遭遇两位数下滑,日本酒店入住率锐减,就连奈良公园里面的梅花鹿也遭遇“断粮”。

但当时身在日本的郑一,并没有意识到未来会有这样的变化。她唯一可以确定的是,他们在日本的行程需要改变了。

据郑一观察,20号以前的东京,除了在交通工具上,有少数日本人因本身习惯的原因戴口罩之外,在景点戴口罩的人仅有10%不到。而在那之后,日本街头,只要看起来像是华人的脸上,都戴了口罩。

1月28日,景点里的游客们纷纷戴上了口罩。来源:受访者提供

此时,国内的社交网络上已经开始蔓延着“口罩涨价”、“口罩还能发货吗?”、“问了几家才有口罩卖”的言论。原本没有安排什么购物行程的郑一兄妹三人,在每天强迫症似的刷新闻下,决定买点口罩带回家。

从京都到大阪,每天只要路过了药妆店,郑一都会进去看看有没有口罩可以买。但这并不容易,大量已经来到日本的中国游客和日本当地人一起,买空了大部分药妆店的口罩库存。

“每一家都缺货”。郑一对界面新闻说。

1月31日,日本药店口罩缺货。来源:受访者提供

站在大阪街头,买不到口罩的郑一,无奈拦下路人询问。那是一家香港人,他们告诉郑一,要买口罩,得一大早出门寻找,并向她展示了他们早早起床抢到、拎着走了一天的一袋口罩。

郑一根据他们的说法,最终找到了有货的店铺,她加入了沉默着的中国游客队伍排队等待。她抬头,发现店铺的门口用中文写着几句,“加油啊,武汉加油啊,中国加油”。

这并不是单一店铺的行为。疫情爆发、尤其是日本也通报确诊病例后,日本各地口罩的销量开始激增,虽然涌入药妆店购买口罩的大部分都是华人,但日本的药妆店并没有趁机哄抬价格,很多店家都在店门口贴出了“中国加油”的字样。

日本捐助的口罩,也为在春节期间工厂放假的中国,解了燃眉之急。自1月25日,第一架装载有日本民间捐助的100万只防疫口罩的飞机抵达成都双流国际机场开始,日本各地、各界陆续捐赠了大量的防疫物资,并用诗句来表达祝福。

“辽河雪融,富山花开;同气连枝,共盼春来。”

“岂曰无衣,与子同裳。”

最终,郑一兄妹三人的行李箱、随身携带的背包里,只要有空余的地方,都挤满了口罩。2月1日,郑一踏上归国的路途,此时的机场已经与她来时大不相同,只要是亚洲人,都戴上了口罩,有位欧美人,甚至戴上了护目镜。

而她的战疫,才刚刚开始。

(文中采访对象为化名)

上一篇:MWC2020:GSMA官宣正式取消本次大会 下一篇:返回列表
标签:
分享到: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热门
    最新推荐